<track id="grsz1"></track>

<samp id="grsz1"></samp>
  • <track id="grsz1"></track>

      <option id="grsz1"><span id="grsz1"><td id="grsz1"></td></span></option>
    1. 首頁 > 要聞

      要聞

      深度關注|懲治金融腐敗 防控金融風險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9-14 09:00:11    分享至新浪微博

        9月10日,中信銀行廣州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謝宏儒被公布接受審查調查;同日,中國農業銀行江蘇省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高友清被公布開除黨籍;9月9日,國家開發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何興祥被公布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最近,金融領域反腐消息不斷,彰顯紀檢監察機關落實黨中央要求,護航金融安全的堅定決心。


        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強調要統籌做好重大金融風險防范化解工作,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


        隨著派駐機構改革持續深化,派駐紀檢監察組成為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的重要力量。派駐機構改革給金融反腐帶來哪些變化?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如何查辦金融腐敗案件、防控金融風險?


        金融事關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派駐機構改革推動金融領域反腐不斷深入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血液。隨著改革開放不斷深入,我國金融業發展取得巨大成就。央行發布的數據顯示,初步統計,2020年末我國金融業機構總資產為353.19萬億元,其中,銀行業機構總資產為319.74萬億元、證券業機構總資產為10.15萬億元、保險業機構總資產為23.3萬億元。


        “作為利益和資源相對集中的‘高地’,金融領域腐敗案件涉案金額大,專業化、隱蔽性和復雜性強,金融領域腐敗帶來的風險,可能對實體經濟造成沖擊,也可能誘發社會問題。”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認為。


        隨著派駐機構改革加快推進,派駐金融機構紀檢監察組“派”的權威和“駐”的優勢不斷彰顯,金融風險背后的腐敗問題被深挖徹查,反腐敗成效顯著。


        在金融監管機構層面,派駐“一行兩會”紀檢監察組,不僅加大力度查處金融風險“大鱷”,也堅決懲處監管“內鬼”,以強監督促進強監管。嚴肅查處了中國人民銀行蘭州中心支行原黨委書記、行長楊明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深圳監管局二級巡視員江裕棠,中國證監會重慶監管局原黨委書記、局長毛畢華等多名監管干部違紀違法案件。


        在中管金融機構,今年以來四大國有銀行中至少有8名高管被公布查處,其中包括農業銀行陜西省分行原黨委副書記、副行長韓楨等3人,建設銀行內蒙古自治區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張勤等2人,中國銀行福建省分行原黨委委員、副行長林傳偉等2人,工商銀行河南分行原黨委委員、副行長張有賦。此外,中信銀行、光大銀行、廣發銀行等金融機構的腐敗分子也被嚴肅查處。


        國家政策性銀行今年則有至少10名高管被查處,其中包括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何興祥、原評審二局資深專家張林武等7人,中國進出口銀行原專職評審委員李泊言等2人,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河南省分行原黨委副書記、副行長楊百路。


        在地方金融機構,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原副總裁王俊翔、四川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王挺等腐敗分子被查處。廣西開展金融領域腐敗專項治理,四川與中央在川機構聯動協作打擊金融腐敗,陜西查處榆林市榆陽區農商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汪振敏及原黨委副書記、行長姜繼成案等。


        從涉及的問題來看,金融領域腐敗案件既有權錢交易的老套路,比如利用信貸審批權設租尋租、違反國家規定發放貸款、挪用金融資金獲取利益、違規投資經營等,也有一些具有特點的新情況,比如利用信托受益權轉讓、融資財務顧問等金融交易大肆斂財。


        懲治是最有力的監督。“聚焦重點領域重點問題,緊盯重大金融風險、監管失職失守背后的腐敗問題,緊盯銀保監會機關和北上廣深等金融活躍地區,以及會管經營類機構,持續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和作風問題,釋放一嚴到底、一刻不停歇的強烈信號。”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組長李欣然說。


        據李欣然介紹,黨的十九大至今,該紀檢監察組立案93件,是黨的十八大后5年間原銀監會、原保監會兩個紀檢組立案總數的近3倍;其中“第三、第四種形態”處理人數是黨的十八大后5年間兩組總數的6.5倍。在強大震懾下,去年年底以來,中國銀保監會農村中小銀行機構監管部主任郭鴻、遼寧監管局二級巡視員劉文義等主動投案。


        “室組地”協同聯動辦案釋放監督合力,提高治理金融領域腐敗效能


        “對被告人王雪峰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百萬元,扣押在案的贓款贓物依法沒收,上繳國庫。”9月10日,國家開發銀行山西省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王雪峰受賄案一審宣判。


        提起王雪峰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開行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同志表示,這是該紀檢監察組聚焦金融風險背后的腐敗問題,發揮“室組地”聯合辦案模式取得的成果。


        “室組地”聯合辦案模式,即監督檢查室、派駐機構和地方紀委監委協同聯動辦案,充分發揮監督合力。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要求,健全“室組”聯動監督、“室組地”聯合辦案制度機制,推動內設紀檢機構、監管機構等形成監督合力。


        2020年8月,根據指定管轄,駐國開行紀檢監察組與山東省東營市紀委監委對王雪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聯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在這種辦案模式下,上級監督檢查室發揮全面統籌協調優勢,地方紀委監委發揮查辦案件經驗豐富優勢,紀檢監察組發揮貼近一線熟悉情況的派駐優勢,形成辦案合力。


        面對王雪峰案時間跨度長、關聯人員多等重重考驗,“室組地”協同聯動,專案組堅持“內”“外”協同的審查調查策略,有效提升工作效率,快速閉合證據鏈條,高質量完成審查調查。


        金融領域腐敗資金量大,專業性、技術性、隱蔽性更強,查辦難度相對較高。“室組地”聯合辦案模式能更好地將上級監督檢查室牽頭抓總的優勢、派駐紀檢監察組熟悉金融領域的專業優勢和地方紀委監委熟悉查辦職務犯罪的屬地優勢發揮出來,已經成為查辦該類案件的重要手段。


        “派駐機構改革以來,我組直接查結的4起涉及職務違法案件中,均是以‘室組地’協同聯動的模式辦理的。”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信集團紀檢監察組辦案人員告訴記者,以查辦常見的違法發放貸款案為例,派駐紀檢監察組發揮專業優勢在海量的授信、融資審批材料中發現問題,對逆流程操作、干預信審會決策、改變貸款條件等違規違法行為準確把握,而地方監委發揮擅長查辦職務犯罪的優勢,迅速完成審查調查各項程序的辦理,確保了案件查辦的規范化、法治化水平。


        既打掉“老鼠”,又護好“玉盤”,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


        從近年來查辦的金融領域腐敗案件看,金融風險背后往往有金融腐敗,金融腐敗容易誘發并加劇金融風險,金融領域反腐與防范化解風險、維護國家安全息息相關。


        “重大金融風險一般都與違規違紀、失職瀆職行為有關,有些由違法犯罪行為直接引發,違規違紀違法行為與金融風險存在著密切關系。”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信集團紀檢監察組組長崔軍介紹。


        崔軍舉例說,在該紀檢監察組直接查辦的案件中,于成信任哈爾濱分行行長期間,該行不良貸款率是當地行業平均數2倍;陳鷹任廈門分行副行長、風險總監期間,該行對公授信問題貸款余額達80億余元。


        “除了從業者個人政治業務素質差、內部監管不力等因素外,金融業脫離本源,是產生金融風險、形成金融腐敗的重要原因。而表外業務、通道業務數量過大則放大金融風險、助長金融腐敗,相對封閉的圈子更是加大了內部制衡和外部監督難度。”崔軍說。


        在實踐中,紀檢監察機關既打掉金融腐敗的“老鼠”,又護住金融資產的“玉盤”,實現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在王雪峰案查辦過程中,有關涉案人員被依法留置后,為確保不發生信貸風險,駐國開行紀檢監察組及時向國開行黨委發送風險提示函,建議關注貸款風險,并要求山西省分行定期呈報情況報告,同時向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有關監督檢查室報告情況。


        在包商銀行嚴重信用風險系列腐敗案件查辦中,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與銀保監會黨委、包商銀行接管組以及內蒙古當地保持密切溝通,反復評估風險,穩妥選擇介入調查時機。同時協調內蒙古銀保監局做好風險應急預案,防止發生擠兌等次生金融問題。


        駐中信集團紀檢監察組在啟動案件時,盡可能把握穩妥時機,避開熱點敏感期;提前研究甄別標準,公布政策界限,對打擊重點和重在教育的對象區別對待,穩定好員工隊伍;辦案中注意摸清涉案財產情況,協調協辦監委及時追贓止損。


        “在處理涉及信貸集中度較高的房地產貸款業務案件時,提示分期逐步收貸,防止驟然抽貸造成企業資金鏈斷裂,引起金融波動。”駐中信集團紀檢監察組辦案人員舉例說,派駐機構改革以來,該紀檢監察組查辦的案件,未出現引發市場波動、影響風險處置的問題。


        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督促加強金融監管和內部治理,保障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


        當前,從金融風險和金融領域反腐敗斗爭面臨的形勢看,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但任務仍然艱巨。與此同時,金融腐敗存量還未清底,增量仍有發生,而且呈現出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涉案金額高、窩案串案多、危害性大、外溢性強等特點。


        針對新形勢新特點,紀檢監察機關堅持“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要求,按照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部署,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督促加強金融監管和內部治理,保障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


        “對‘一把手’的監督仍是薄弱環節,派駐機構改革以來工行查處的職務犯罪案件中,各級‘一把手’占比約22.6%。顧國明、張有賦就是插手干預信貸發放和選人用人的典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工商銀行紀檢監察組組長王林指出。工行黨委汲取案件教訓,研究制定了《管理人員違規插手干預重大事項記錄辦法》,圍繞選人用人、授信審批等11個方面,明確了適用范圍、報告要求、處置流程等,進一步規范管理人員用權行為。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建設銀行紀檢監察組把監督挺在前面,既緊盯信貸經營、基建工程、集中采購、選人用人等資金密集、權力集中的傳統銀行腐敗問題,又針對金融市場、投資銀行等新興業務的快速發展,嚴查利用信托受益權轉讓、融資財務顧問等金融交易大肆斂財的案件。


        “以不良資產處置和財務列損監督為切入點,嚴把不良資產核銷、打包、財務列損‘三關’,就是否存在違規違紀違法及涉嫌犯罪情況進行‘四看’。”駐建設銀行紀檢監察組相關負責人介紹,深挖金融資產損失背后隱藏的以貸謀私、以權謀私、利益輸送等腐敗問題,發現了2名地市分行“一把手”涉嫌受賄的問題線索。


        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注重發揮查辦案件的綜合效應,深化以案為鑒、以案促改、以案促治工作。“既要教育引導黨員干部深刻汲取教訓,增強紀法意識,又要認真分析問題根源,推動扎牢制度籠子、規范權力運行。”李欣然說。


        地方紀檢監察機關深化派駐機構改革工作,提升派駐監督效能、完善監督體系。陜西省紀委監委日前召開省管金融企業紀檢監察工作座談會,總結金融企業派駐機構改革經驗,分析金融企業派駐監督工作存在的問題,研究應對思路和措施。上海市紀委監委督促市管金融企業黨委落實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結合巡視整改、企業紀檢監察體制改革任務落實,發揮6家駐市管金融企業紀檢監察組派駐優勢,織嚴織密金融風險“防護網”。

      在线播放